a04_gif
a01_gif

上海松江家庭农场模式——村集体承租模式

  家庭农场沪郊兴起“松江模式”,上海松江村集体承租模式。
 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、家庭农场、农民合作社流转。其中,“家庭农场”的概念首次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中。
  近年来,上海松江、湖北武汉、吉林延边、浙江宁波、安徽郎溪等地积极培育家庭农场模式,使之在促进现代农业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。据,在农业部确定的33个农村土地流转规范化管理和服务试点地区中,产生了6670多户家庭农场。
  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负责人日前解释说,家庭农场是指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,从事农业规模化、集约化、商品化生产经营,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。
  农业部对此表示,发展家庭农场已成为提高农业集约化经营水平的重要途径。由于家庭农场刚刚起步,培育发展仍需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今后将按照中央要求,着手研究培育发展家庭农场的基本原则和实现途径,开展家庭农场工作,指导地方稳步培育家庭农场,鼓励有条件的地方率先建立家庭农场注册登记制度,明确家庭农场认定标准、登记办法,制定专门的财政、税收、用地、金融、保险等扶持政策
  粮食家庭农场经营户:沈忠良的“七年之变”
  年届50的农民沈忠良最近很忙。自打“松江模式”家庭农场概念出现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后,前来参访的人,几乎踏破了他家门槛。谁让他是松江首批家庭农场主、全国种粮大户、市人大代表和劳动模范呢?
  眼下是农闲时节,老沈不用成天守在田头。偶尔来清沟、扎肥料、打药水,大部分时间则“洗脚上楼”享清福。只要不干活,甭管衣服是啥牌子,他都把自己打点得干净整洁。记者日前见到他时,蓝白相间的竖条衬衫配皮外套,再斜挎上皮包,显得倍儿精神。这应了他的那句口头禅:“如今就得活出现代农民的样儿来!”
  可老沈“干净”的日子也不多了。等3月底春耕一开始,他就要开始忙乎起来,保养、维修众多农机及伺候146亩承包田。“‘松江模式’出名后,我更得一丝不苟地做好分内事。”沈忠良憨厚地说。
  “农”“机”结合,事半功倍
  沈忠良是松江叶榭镇金家村的村民,一辈子没离开过土地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农机手。拖拉机、收割机、开沟机等“大块头”,他都摆弄得很灵光。
  从农机手“转行”当家庭农场主,还得从2004年谈起。当时许多村民都去了城里打工,许多耕地因无人耕种荒芜了。“看到大片大片的荒地,我心疼呐。”沈忠良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开着自家的拖拉机,用了几天时间,铲除了荒地上没过腿的野草。犁了地,松了土,荒地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。就这样,自家的地加上别家的荒地,沈忠良种了30亩地。到2006年变成了80亩。此时,松江区农委尝试家庭农场模式,旨在大幅提升农业生产经营的规模化、专业化、商品化生产经营。2007年,已种植80亩耕地的沈忠良,顺理成章地成了松江区首批家庭农场经营户,后来又增加到146亩。
  沈忠良地种得还算顺溜,可新问题又来了,几台农机设备,大部分时间都“喂不饱”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沈忠良加入了镇里深受欢迎的“大机互助化,小机家庭化”的机农结合——由1台收割机、2台拖拉机、3名农机手、8户家庭农场构成的“1238”服务模式。他的一台拖拉机与两台收割机也被“收编入伍”,和其他农场主共同组成了7台收割机、14台拖拉机的“农机小分队”。随后,叶榭镇金家村和团结村的31户家庭农场主成立了忠佩农机专业合作社,他被推选为负责人。沈忠良感叹:“原来自己的农机大部分时间闲着,打地、收割也不够规范,自从加入了合作社后,资源共享,农机得到了最大化的运用,只要时间与收割季节掌握好,效率足足提高了一倍多,给我们这些农机手和家庭农场主帮了大忙。”
  在忠佩农机专业合作社,记者看到“农机小分队”齐刷刷地停在车库里,沈忠良不时地用抹布擦着这些农机,车身上连零星的泥巴和杂草都没有。在沈忠良眼中,这是他的“宝贝”,更是家庭农场主的“左膀右臂”——沈忠良与他人相比,他的优势在于他把“农”“机”结合的优势做强做大了。他既深谙科学种田之道,总结出“适时早播,争早苗”等七条种粮经验,成为远近闻名的种粮行家,又是一个现代农机操作的行家里手,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,收成一年好过一年。2009年,沈忠良获得了上海市劳模、全国种粮大户(全市仅2人)殊荣。到了2012年,沈忠良的家庭农场再次提交了一份优秀“成绩单”:水稻亩产596.9公斤,比全区平均产量提高4.4%,全年种植净收入12.4万元,农机服务净收入3.1万元,家庭年总净收入15.5万元……
  当人大代表,说“三农”提案
  去年年底,沈忠良“像做梦似的”当上了上海市人大代表,参加了市人代会,和区长、镇长等坐在了一起。在全区36位代表中,只有沈忠良一人是农民。他很珍惜这个机会,一口气提出几个提案,都与“三农”问题有关。
  沈忠良动情地说道,他曾多次去市郊考察,发现不少农民把粮食晾晒在马路上,只给车辆腾出一条“窄缝”通行。“安全问题就不用多说了,这车辆带起的沙尘也污染了粮食啊!”他不“避嫌”地对记者说,松江粮食部门推出的稻谷烘干服务虽然除去了粮农的忧虑,做得到位,但身为一个市人大代表,他在会上还是“严厉”批评了这种服务存在的缺失,希望政府能够重视起来,避免产后损失。
  然而最让沈忠良牵挂的,还是家庭农场模式在现阶段所暴露出的问题。“我认为土地所有者和经营者之间,需要确立一个保护和规范各自权利的机制。”沈忠良指出,家庭农场的土地都是政府通过流转零散地块而划分给承包户的,眼下家庭农场越来越吃香,如果土地所有者“眼红”,随意要回土地,这对干劲正足的家庭农场主来说无异于“致命打击”。
  沈忠良的担忧不无道理。据了解,松江区现有家庭农场1206户,经营着整个松江80%的农田。当前,家庭农场平均年收入已达7万-10万元,以后几年有望达到10万-15万元。家庭农场模式,让许多人看到了规模效益所带来的好处,这对农民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,因此几度出现了“农民抢田种”的现象。他还提议,现在的承包时限都是1至2年短期的,应该考虑适当延长,“这样既能保证承包者权益,又能让耕者真正安心种地。”

责任编辑:都市农夫

喜欢(0
收藏方法:打开微信→发现→扫一扫→点击右上角→分享到朋友圈

↑ 扫一扫收藏本文到手机 ↑

方法:打开微信→点击右侧+ →添加朋友→输入cnnclm

家庭农场微信公众号

方法:打开微信→点击右侧+ →添加朋友→输入cnnclm

家庭农场微信公众号

a03_gif
热门文章
& hasid) break; if(j==19 && !hasid) break; } } if(hasid) { alert("您已经赞过该帖,请不要重复加赞哦 !"); return; } else saveid += ','+aid; SetCookie('diggid',saveid,1); } else { SetCookie('diggid',aid,1); } myajax = new DedeAjax(taget_obj,false,false,'','',''); var url = "/plus/digg_ajax.php?action="+ftype+"&id="+aid; myajax.SendGet2(url); } function getDigg(aid) { var taget_obj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likebox'); myajax = new DedeAjax(taget_obj,false,false,'','',''); myajax.SendGet2("/plus/digg_ajax.php?id="+aid); DedeXHTTP = null; } -->